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利来AG旗舰厅 > 行业新闻 >

鲁迅曾被指抄袭 “平反”后感叹:十年恶名终卸

鲁迅(1881—1936年)

历史上,鲁迅与顾颉刚是一对冤家,尤其是鲁迅,以至不惜在历史小说《理水》中,在各种通信中,都对顾颉刚发难,而且屡次称之为“鼻”。鲁迅为什么这么嘲讽顾颉刚的“生理缺陷”?照说,鲁迅不是这样的人。因为和鲁迅发生争论的人多了,用聂绀弩的话来说就是“有文皆从人着想,无时不与战为缘”。可无论争执的人有多多,也岂论争执得如何剧烈,我们都没有看到过鲁迅公开或暗里里拿对方生理缺陷做文章。

原名诵坤,江苏吴县人。现代古史辨学派的开创人。

矛盾起源:鲁迅《中国小说史略》的“剽窃说”

这证据就出自顾颉刚的女儿顾潮写的回顾录中,提到鲁迅 “剽窃”一事时,顾潮这么写道:“鲁迅作《中国小说史略》,以日本盐谷温《支那文学概论讲话》为参考书,有的内容就是依据此书大意所作,然而并未加以注明。其时有人认为此种做法有剽窃之嫌,父亲即持此不雅观点,并与陈源谈及”。

原名周树人,浙江绍兴人。著名文学家,思想家。

鲁迅曾被指剽窃 “平反”后感慨:十年恶名终卸

如今的问题是:鲁迅为什么这么嘲讽顾颉刚的“生理缺陷”?照说,鲁迅不是这样的人。因为和鲁迅发生争论的人多了,用聂绀弩的话来说就是“有文皆从人着想,无时不与战为缘”。可无论争执的人有多多,也岂论争执得如何剧烈,我们都没有看到过鲁迅公开或暗里里拿对方生理缺陷做文章。

当事人顾颉刚似乎也莫名其妙,自以为鲁迅是受别人调唆

并且,对顾颉刚的这种恼恨不停连续到鲁迅暮年。好比在1934年7月6日鲁迅致郑振铎的信中,提到顾颉刚时,依然这么刻薄地写到“三根(指顾颉刚,因为在中国古代相面语中,‘ 三根’即指鼻梁—————笔者)是必显神通的,但此公遍身谋略,凡与接触者,定必费事,倘与周旋,本亦不敷惧,然他人那有多么闲时间。”

顾颉刚(1893—1980)

学过现代文学史或学术史的人都知道:历史上,鲁迅与顾颉刚是一对冤家,尤其是鲁迅,以至不惜在历史小说《理水》中,塑造一个可笑的“鸟头先生”来影射讥讽顾颉刚———依据文字学将繁体字的“顾”字分解为“雇”(本义为“鸟”)与“页”(本义为“头”)———好比书中有这样一段:“‘这这些些都是废话’又一个学者吃吃地说,即时把鼻尖涨得通红。‘你们受了谣言的骗的,其实并没有所谓禹,禹是一条虫,虫虫会治水吗?’”

不特此也:1922年,当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来北京时,因为写文章批评了北京学生上演的戏剧,成果惹怒了这群天之宠儿,立刻就有北大学生魏建功写出一篇《不敢盲从》以为回敬。文中,作者成心在“看”、“不雅观”、“盲从”等字上大做文章,大搞人身攻击,而这引起了鲁迅的强烈恶感。他马上写出了《看魏建功君〈不敢盲从〉以后的几句声明》。在1919年3月26日,为《孔乙己》做“附记”时,鲁迅也曾明确反对用小说停止人身攻击,使小说成为一种泼秽水的器具。既然如此,那鲁迅为什么对顾颉刚有这样的“失德之举”?

而在鲁迅的私人通信里,则间接将顾颉刚称为“鼻公”、“鼻”、或 “红鼻”。好比在1927年5月15日致章廷兼的信中,鲁迅就写到:“傅斯年我初见,先前竟想不到是这样的人,当红鼻到此时,我便走了;而傅大写其信给我,说他已有弥补发,即使鼻赴京买书,不在校……”给许广平的信也有相似的说法,为什么这样称号?起因就是顾颉刚长了一个红红的酒糟鼻。这固然也是很不厚道的人身攻击。

人与人的爱恨、恩怨、离合、风云际会,使他们永存(逢周一出版)

鲁迅反对用小说停止人身攻击,却为何对顾颉刚大称“红鼻”?

可是,此说也有几处难惬人意:首先,说“顾颉刚误信陈源之说,以为鲁迅的《中国小说史略》剽窃了日自己盐谷温的著作”。这从二人的常识背景上说不过去:陈源乃留英博士,他对国学或东洋(日本)学问不太在行,这点,我们可以从他的文章中看出。不太可能知道鲁迅的《中国小说史略》与日自己盐谷温的《支那文学概论讲话》有何关系,而在这方面,专弄国学的顾颉刚显然比他在行也更有资格。其次,假如是“顾颉刚误信陈源之说”,那鲁迅骂陈源当比骂顾颉刚凶猛。但实际上,正如上文所言:鲁迅骂陈源尽管凶猛,可并没有像骂顾颉刚那样停止人身攻击。从中我们可以看出,其实鲁迅恨顾颉刚比恨陈源凶猛。为什么?我们不妨事推出这样一个结论:说鲁迅的名著《中国小说史略》“剽窃”了日自己盐谷温的《支那文学概论讲话》的流传者尽管是陈源,可制造者却是顾颉刚。

热点阅读:

Copyright © 2013 利来AG旗舰厅利来AG旗舰厅登录,w66.com利来AG旗舰厅网址,利来国际AG旗舰厅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|网站地图|